60px

451px

Amadeus

博客

目的地如何管理航空排放的碳风险?

Dr. Susanne Becken

Professor of Sustainable Tourism at Griffith University, Australia

阅读本文章 英语, Português (Brasil), русский, 西班牙语, 德语, 法语, 意大利语, 日语

你有没有想过目的地的碳风险? 可能不是。 但我们都知道飞行是 - 可能越来越多地被归类为 - 碳密集型活动。 航空业正在努力提高碳效率。 通常,技术和运营方面的改进使效率每年提高1-2%。

我们着手研究目的地如何可以管理与航空碳排放有关的风险。该研究框架旨在帮助目的地管理航空排放的碳风险,
采取以需求为导向的方法并提出了 10 个碳风险指标,帮助目的地评估其对经济、金融、社会及碳环境成本的绝对和相对风险。

碳排放问题现已成为会议室固定讨论的项目,并且董事愈发寻求解决碳排放对其公司影响的方法。碳报告及信息披露已成为领先公司的普遍做法,并且投资者正放弃其认为是碳重污染的行业。

同投资基金的管理者一样,国家或目的地可能也开始衡量哪些发展道路可在承担最小风险的基础上产生最大回报。对许多国家/地区而言,旅游占据其发展中的显著地位,且航空网络的延伸是其优先事项。伴随航空旅游而来的是碳排放,而这就导致了直接(未来税收,成本增加)以及间接风险(抵抗航空旅游的社会活动)。艾玛迪斯的全球航空旅游数据可帮助您评估这些风险,并将这些观点与竞争对手目的地进行比较。

以小型岛屿目的地为例,例如毛里求斯和萨摩亚群岛。2017 年 1 月的数据表明,离开毛里求斯的乘客平均旅游距离为 5,766 公里(全球最高数据之一),平均每人 (CO2) 的碳排放量为 422 千克。对萨摩亚群岛而言,平均距离为 3,804 公里(254 千克二氧化碳/每人),由于其与主要市场,即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地理位置上相对较近,因此其暴露程度较小。

艾玛迪斯数据可用于一系列实用指标以评估网络及其相关的碳风险。绕行因素,例如,提供出发地及目的地(直飞路程)与实际飞行路程距离之间的比较。所有机场中最长绕行距离由印度尼西亚巴布亚岛的 Nop Goliat Dekai 机场创造。要到达巴布亚岛,旅客必须平均要比大圆距离多飞行 2,824 公里。

了解行程少于 400 公里的乘客目的地比重,也可能对理解电动飞机的未来前景越来越有用。例如秘鲁的库斯科,2017 年 1 月接待 120,000 名离境旅客,其中 9.9%为短程旅游。这表示替代潜力相对较高。

上述示例阐明了数据的力量以及通过了解数据管理挑战的机会。艾玛迪斯早已与目的地合作,例如以提早预订或旅游潜在期的形式提供情报。未来可能会看到对碳相关指标的关注日益增加,尤其是寻求绿色环保的(例如,哥斯达黎加)目的地或者希望以未来发展证明其投资价值的人们。

该研究可全文阅读,其框架可帮助目的地管理航空排放的碳风险,
发表在《Tourism Management》上。